欧贝特试验设备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欧贝特试验设备
热门搜索:

资讯生活爱情传奇-兄妹变夫妻

发布时间:2019-05-17 00:28:55阅读:来源:欧贝特试验设备
资讯生活爱情传奇-兄妹变夫妻

12年前,内蒙古大草原的学子吴文江考上了大学,却因交不起学费而到沈阳打工。不想,他却在这里遇到了恩人郑安宏。2年前,郑安宏在千金散尽之后,又身患癌症。不想,他却在命运的风雪中,倾听到了吴文江从大草原踏雪而来的脚步。

爱,还没有结束。2012年1月17日,辽宁鞍山,一对新人在郑安宏的泪光中结为夫妻。此前,他们以兄妹相称——新郎是郑安宏的义子吴文江,新娘则是郑安宏的独生女儿、硕士研究生郑丽丽。

草原儿子踏雪而来

2009年12月29日,内蒙古鄂尔多斯一所私立中学的语文教师吴文江,望着漫天的风雪,突然觉得该给义父郑安宏打个电话。他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。这时,辽宁省鞍山市铁西区南华街“郑老爱心水果店”的电话响起,一个女售货员接了电话:“你找郑爸爸?他病了,结肠癌……”

癌!义父怎么突然病得这么重呢?吴文江的视线渐渐模糊了,10年前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……

1999年8月18日,沈阳市八家子水果大市场,时年19岁的吴文江在这里挥汗如雨地做着搬运工。一个月前,他接到了内蒙古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,可残酷的现实掐灭了他的大学梦。

吴文江,1980年生于内蒙古通辽大草原。他还有一个妹妹,初中毕业就选择了外出打工。因家境贫寒,吴文江主动放弃了念大学,去了沈阳打工。

这天,吴文江看到一个中年男子从一辆货车上下来,便知道他要进水果,立马凑过去:“大叔,我帮你上货吧。如果你时间不急的话,我想一个人帮你搬完,就想多挣点钱……”

“孩子,你咋来干这种苦活?不读书了?”中年男子说。

一句话,将吴文江的眼泪带了出来,他含泪说了自己的大学梦。然后,他就听见对方问:“学费是多少?”吴文江回答说:“2700元。”

中年男子从包里取出厚厚的一叠钱,递给了吴文江:“这里五千元,你拿着,赶紧回去读书。往后的学费,我以后再给你续上。”

吴文江呆了!这位恩人就是郑安宏,生于1952年,辽宁鞍山人。

2003年7月底,吴文江靠着郑安宏四年来资助的几万元,念完了大学,在鄂尔多斯市这所贵族私立中学执教。直到这时,郑安宏才同意吴文江去看他。到了鞍山,郑安宏的情况完全出乎他的意料——郑安宏惟一的“产业”,居然就是铁西区南华街那个被命名为“郑老爱心水果店”的小店,而他却已先后收养11个离异家庭的孩子或孤儿。

然而,也正是这群孩子“害”了郑安宏。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郑安宏可是当地响当当的富翁,1985年就买了进口轿车,拥有多处房产……1991年5月,他在水果市场看到一个8岁的孩子没人管,便将其收养。之后他不断地将流浪儿、孤儿带回家中,还资助了十多个贫困大学生,并成立了爱苗基金会,每月雷打不动往里面存几千元钱。这样的后果是:生意耽搁了,花在孩子身上的钱却越来越多,只能是卖房、卖车……1997年,妻子一气之下和他离了婚,并带走了惟一的女儿。当年风光的大老板,就成了现在的小店主,成了一群孩子的爸爸。面对此情此景,吴文江重重地跪在了郑安宏面前,响亮地叫了一声:“爸爸——”

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,何况他还重塑了自己的人生。当得知郑安宏身患癌症后,吴文江不允许自己再犹豫,他必须马上去照料他。

立即向校领导请假。然而,当他要求请至少三个月时,领导犯难了:“我们理解你的孝心,但学校有规定,即便是丧假也只有一个星期。”当天,吴文江递交了辞呈。

2010年1月6日,吴文江办好辞职手续,回了一趟通辽老家。纯朴的父母尽管为儿子丢掉了一份好工作而感到遗憾,但终归还是理解了儿子,用父亲的话说,“你有两个爸。我只给了你命,而你的恩人爸爸却给了你命运。你去敬孝,是对的。”

是儿子就要担当

1月8日,鞍山,正在卖水果的郑安宏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,“文江,你怎么来了?”“爸爸,你的病……”吴文江哽咽起来。

郑安宏赶紧把他叫到一边:“我不想治这病了,要花十来万动手术,还不定能治得好,还不如给孩子们多留点钱多读点书。还有,这个水果店是我和孩子们的命根,我要进了医院,没人管理,咋行?”

“爸爸,弟妹们的事,钱和水果店的事,你都别操心,有我在!这病你必须治,弟妹们都是孤儿,不能让他们再失去爸爸。”掷地有声的话让郑安宏的心暖了起来。

第二天,吴文江将郑安宏送进了鞍山市第四人民医院。经检查,郑安宏结肠上的肿瘤必须及时手术,否则癌细胞一旦扩散到脾肾,就可能只有半年的生命。吴文江连忙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8万元钱,给爸爸办了入院手续。然而,手术必须要病人亲属签字,吴文江只好紧急找回爸爸惟一的女儿郑丽丽。这天晚上,趁郑安宏睡着之机,吴文江拿过他的手机,翻到了郑丽丽的电话。

郑丽丽生于1981年,尽管跟随母亲生活,但她对父亲的感情很深。从东北大学金融系毕业后,她进入到沈阳一家外资企业做会计,后来考取了硕士研究生,两年前被派往上海分公司工作。愕然接到父亲生病的消息,郑丽丽当即辞了职。

1月12日,郑丽丽一到鞍山就直奔医院,只见一个高大的小伙子正在给父亲剥桔子吃。在父亲的介绍下,郑丽丽才知道,这个小伙子就是父亲的义子吴文江。

接下来的几天,吴文江晚上就陪在病房里照料父亲,早上很早就去买鲫鱼给父亲熬汤;还要去接5个弟妹(3个上小学,1个上初一,1个读幼儿园。至此,郑安宏20年来总共已收养16个孩子,之前的已因成家或工作等原因陆续离开)上学、放学,检查他们的作业;还要挤出时间来管水果店里的生意。

在和吴文江一起接弟妹们放学回家后,郑丽丽目睹了父亲家里的惨境。楼上楼下两套出租屋,三居室给了孩子们住,还算是个温暖的家,而他自己住的单间简陋得不成样子,连灯都只是2瓦的节能灯,衣厨里空空如也,惟一像样的羽绒服还是离婚前买的。或许最大的财富就是挂满屋子的奖状、奖牌,还有一本厚厚的影集——那是父亲20多年来资助、收养的遍布全国各地近百个孩子寄来的照片。

SHT4106电液试验机

WEW-2000D微机屏显液压万能试验机

WTWD-3KN单臂电子试验机

弯曲试验机